石油“價格戰”和疫情蔓延,或導致一場“短暫而劇烈”的全球衰退_沙特

廣告

石油“價格戰”和疫情蔓延,或導致一場“短暫而劇烈”的全球衰退_沙特

全球股市遭遇了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糟糕的一天。圖據CNN新聞

3月9日,全球金融市場遭遇了“黑色星期一”。受沙特的“自殺式降價行為”影響,全球石油價格一度暴跌30%左右,創下1991年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刷新逾四年低位至每桶30美元。

與此同時,石油崩盤引發的全球股市踩踏式暴跌正在上演,主要股市紛紛遭遇重挫,不斷觸發“熔斷機制”,遭遇了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糟糕的一天。專業人士普遍認為,這將是全球經濟見證歷史的一天,而這一天產生的影響將難以預估。

那麼,沙特為何發動要“價格戰”?油價暴跌又會對全球帶來怎樣的“蝴蝶效應”?在這場掀起全球金融市場風暴的“戰爭”中,有沒有“受益者”?

廣告

沙特期望減產維穩油價,俄羅斯稱純屬“自虐”

3月7日,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國沙特發動了一場“價格戰”。此前,以沙特為首的歐佩克(OPEC)與俄羅斯之間的聯盟破裂。

2016年,油價暴跌至每桶30美元后,沙特和俄羅斯聯手組成了OPEC+聯盟,協議決定石油出口國每天削減210萬桶的石油供應。

隨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範圍蔓延,多家機構調低了世界經濟增長預期。如經合組織(OECD)上周大幅下調了全球增長預期;同時,疫情導致全球經濟活動節奏放緩,對原油的需要隨之下降。據CNN新聞報道,國際能源署本周一表示,預計今年的石油需求將出現自2009年全球經濟衰退以來的首次萎縮。

為穩定國際油價,以沙特為首的OPEC希望能採取“限產保價”措施,將現有每日210萬桶的減產計劃延長至2020年底,同時額外減產每日150萬桶。然而3月6日,在維也納召開的OPEC+會議上,OPEC與俄羅斯談判無果而終,當日全球油價便應聲大跌10%。

廣告

全球基準布倫特原油出現懸崖式下跌。圖據CNN新聞

據CNN報道,出席會議的消息人士表示,在與俄羅斯談判“崩裂”后,沙特曾發出警告;而俄羅斯方面則稱,已經厭倦了通過減產來穩定油價的手段,並認為限制供應的政策為美國頁岩氣企業提供了更大的增長空間。

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發言人米哈伊爾·列昂季耶夫8日接受俄新社採訪時表示:“從俄羅斯的利益來看,這個協議(OPEC+協議)毫無意義。通過讓出我們自己的市場,我們趕走了廉價的阿拉伯和俄羅斯石油,為昂貴的美國頁岩油開闢了一片空間,並確保其生產的有效性,這就是自虐行為。”時至今日,美國已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產國,預計今年第一季度的日產量約為1300萬桶。

在談判破裂后,沙特於7日開始大幅降低售往歐洲、遠東和美國等市場的原油價格,優先客戶支付的油價下調4-7美元/桶,折扣幅度創逾20年來最大。沙特此舉是為了爭取更大的市場份額,並計劃下月將日產量提高到1000萬桶以上。

3月9日,交易員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工作。圖據新華社

廣告

沙特的“自殺式”降價行為,導致國際原油價格暴跌,9日跌幅一度達到30%,創下自上世紀90年代初海灣戰爭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其中,布倫特原油價格跌至每桶31.02美元,WTI原油(美國西得克薩斯中質原油)跌破每桶28美元。

主要產油國會賠錢,誰是最慘的受害者?

CNN分析指出,在這場“價格戰”之中,很難產生任何贏家,主要石油生產國無疑會賠錢,不管它們能搶佔多少市場份額。

沙特、科威特和阿聯酋等中東國家,石油生產成本為全球產油國中最低,因此即使油價較低也依然能盈利。據CNN報道,中東國家最低的生產成本估計在2-6美元一桶,但當地政府依賴高油價為社會提供資金和公民補貼,如果按照現行標準,中東國家需要每桶70美元或更高的石油價格來平衡預算。

俄羅斯則聲稱,自己是最不受油價下跌影響的國家,因為年度預算是基於每桶大約40美元的平均油價。受此次暴跌的影響,俄羅斯出口級烏拉爾(Urals)原油價格跌至每桶42.4美元,但仍高於40美元。

廣告

而根據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發言人米哈伊爾·列昂季耶夫的說法,協議不會影響市場,供應量也不會因此而改變。

據《俄羅斯商業諮詢日報》報道,周一,俄羅斯財政部部長西盧阿諾夫表示,即便在油價處於每桶25至30美元,俄羅斯也有足夠資源彌補6至10年的財政預算缺口。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也表示,俄羅斯石油行業將“在任何預期的價格水平上”生存下來。俄羅斯則擁有充足的金融儲備,可以讓盧布貶值,以便在價格下跌時維持經濟中的資金流動。

因此,與沙特和俄羅斯相比,這場“價格戰”會使眾多其他產油國付出最沉重的代價,尤其是委內瑞拉、伊拉克、伊朗、利比亞等國,其影響難以預測。同時蒙受巨大損失的還有美國,頁岩油的繁榮為美國的一些州帶來財富,但低油價的出現將損害這些頁岩油生產企業的利益。

石油“價格戰”和疫情蔓延,或導致一場“短暫而劇烈”的全球衰退_沙特

美國得克薩斯州米德蘭,一個油泵千斤頂在日落時分工作。圖據路透社

《紐約時報》指出,在這場“價格戰”中,唯一的贏家可能是那些汽油開支減少的司機。

廣告

一場“短暫而劇烈”的全球衰退?

能源歷史學家、《石油大博弈》一書的作者丹尼爾·耶金說道:“這是歷史性的一天。這是石油、地緣政治和病毒的衝突,這些因素加在一起導致市場螺旋式下跌。隨着病毒的蔓延,全球對石油的需求將會下降。”

《紐約時報》報道指出,石油市場的突然動蕩可能會讓全球蒙受損失,從能源公司、員工到預算與原油價格掛鈎的政府,後果可能還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來評估。受疫情影響,石油需求可能會繼續疲軟。但即便俄羅斯和沙特解決了分歧,全球石油供應過剩仍可能會使油價在未來幾年保持低位。

然而,毫無疑問的是,這場“價格戰”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將十分之大,尤其是在得州和其他石油驅動就業市場的州。如果油價壓力持續數周以上,許多小型美國石油公司可能面臨破產,而大型石油公司將面臨保護其股息支付的挑戰。數千名石油工人即將收到解僱通知。

據報道,總部位於得州的中型石油公司Diamondback Energy已大幅削減了其2020年的生產計劃,並將水力壓裂工人的人數從9人削減至6人。預計,其他公司將在未來幾天效仿。

廣告

然而,最嚴峻的後果尚未出現。

意大利決定全國啟動封鎖狀態,加上美國疫情的不斷升級和油價的急劇下跌,經濟學家不得不重新評估對新冠病毒將如何影響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測。在許多專業人士看來,2020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出現經濟收縮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全球經濟顧問Joachim Fels 8日對客戶表示,他認為美國和歐洲在今年上半年出現衰退的“可能性很大”,今年下半年將出現復蘇。而目前,日本“很可能已經陷入衰退”。Fels稱:“我們認為,未來幾個月內,經濟最糟糕的時刻將會到來。”

經濟研究公司凱投宏觀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尼爾·希林9日表示,他認為目前最糟糕的情況是出現“嚴重但可能短暫的衰退”。他同時指出,由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與2008年金融危機引發的衰退看起來會有很大不同。所謂的“經濟大衰退”的特點是復蘇艱難,而新冠病毒危機只要疫情得到控制,經濟預計很快就會出現反彈。

“目前的經濟前景十分不確定,但我們目前的感覺是,這很可能是一次短暫的劇烈震蕩。”希林表示。

廣告

紅星新聞記者 王雅林 徐緩 編譯報道

編輯 張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