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特尼隔離第10天坦言無聊至極:不知道在哪感染

廣告

沃特尼隔離第10天坦言無聊至極:不知道在哪感染

北京時間6月30日,星期一是尼克-沃特尼自我隔離的第十天。這是美巡賽規定新冠病毒檢測為陽性的美巡賽球員,自我隔離的最低限制。

他表示現在的自己,除了有點小小的疲倦外,感覺還好,也許是因為隔離期間太過無聊的關係。很顯然,在隔離圈之外可不無聊。沃特尼是美巡賽在新冠疫情期間重啟以來第一個檢測呈陽性的美巡賽球員,現在已經累積到五名球員,兩名球童。

「我想說我成為第一個感染上的球員不是什麼好感覺,」沃特尼在6月19日RBC傳承高球賽上被檢查出陽性以來第一次接受採訪。

「關於這個病毒,有些東西很模糊,」他說,「癥狀……有些人有這種癥狀,有些人有那種癥狀。我一直沒有發燒,也沒有咳嗽,也不呼吸急促。也許這是如此恐怖的原因。我仍舊不知道我是怎麼感染上的,在哪裡感染的。」

廣告

沃特尼喪失了味覺,他形容很是彆扭,可是他同時說感覺已經漸漸回來了。或許最怪誕的感覺是來到高爾夫度假村,卻不能打高爾夫。

他仍舊滯留在南卡羅來納州希爾頓頭島,而美巡賽轉移到康涅狄格州,現在又來到了底特律,然後會前往俄亥俄州辦兩個星期。高爾夫比賽照常進行。

「非常、非常鬱悶,」他說,「在路上,不能打高爾夫,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

在旅行者錦標賽中又檢測出了3名球員為陽性——卡梅隆-錢普在賽事開始之前,鄧尼-麥卡錫於第一輪結束后,而迪倫-福瑞特利為淘汰之後。兩名球童檢測為陽性,導致了一系列退賽。哈利斯-英格利希星期一在底特律舉行的火箭信貸精英賽開打之前確診。

沃特尼星期一用了部分時間,安排租車,準備開17個小時回到得克薩斯州奧斯汀。在那裡,沃特尼與太太安珀-烏勒斯提總共養育著四個孩子,從6個月到6歲。

廣告

「此時此刻我不想坐飛機,」他說,「如果早早離開,導致別人生病,我覺得那隻能是浪費時間。我會很內疚。」

沃特尼表示檢測那一天他給太太打電話的時候,她相當緊張。次日,她和孩子們都進行了檢測,結果為陰性。一個星期之後,所有人都沒有癥狀了。

當沃特尼聽到他要負責,因為美巡賽球員現在都佩戴WHOOP運動手環時不禁笑了起來。WHOOP運動手環可以監控呼吸頻率,從而在早期提醒佩戴者注意是否感染。美巡賽在繼續賽季的同時加強了防疫措施,而發出1000條運動手環是其中的一項。

因為沃特尼就是這麼發現自己「中招的」。

一年前,39歲的他購買了運動手環,以研究睡眠模式,以及其他健康數據,努力在贏得五場美巡賽,一次參加總統杯的基礎上再進一步。

廣告

通常情況下,他一分鐘呼吸14次。可是星期五在港市醒來的時候,次數增加到了18次,他不由得擔心起來。因此他請求再次檢測,而當他接到電話,被告知檢測為陽性時,人在球場上。

「一旦你成為WHOOP的會員,他們總是討論性能,」他說,「他們同時發出被感染用戶的數據。最常見的是呼吸頻率。我讀到一篇他們發表的文章,那敲響了警鐘。我醒來的時候並沒有呼吸短促什麼的。呼吸並不是那麼困難。可是這個手環監控到了我的呼吸頻率有問題。基於此,我覺得應該進行檢測。」

沃特尼因為彬彬有禮聞名,他最大的擔心是傳染他人。他給麥克羅伊發去簡訊,因為在收到檢測結果之前,兩人在練習果嶺上見過面。加西亞與他一道坐私人飛機從奧斯汀趕到希爾頓頭島,他說沃特尼一直給他發短消息。「他也許對我說了25次對不起,」加西亞說。

美巡賽跟蹤追查了11個沃特尼接觸過的人。他們全部都檢測了兩次,結果都為陰性。

「我非常緊張,害怕傳染給別人,」沃特尼說,「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染上的。我並不覺得是粗心大意什麼造成的。這一部分讓人恐怖。它就是一個無蹤無影、沉默無語的東西。」

廣告

沃特尼表示賽事周的時候去了一次雜貨店。因為暑假剛剛開始,希爾頓頭島非常熱鬧,餐廳全部都滿了,停車場找個車位也費勁。

自從陽性結果出來之後,沃特尼一直呆在房間中。他表示比爾-哈斯的太太朱麗去了商店,為他購買了10口袋雜貨。這段期間,他打了許多電話給關心他的個人:球員、球童、RBC傳統高球賽賽事總監史蒂文-維爾莫特。

沃特尼三個月以來一直沒有打球,總共只打了3輪比賽。他在殖民地鄉村遭遇淘汰,然後就是叫停。他在聯邦快遞杯上排名123位。陽性結果讓他至少一個月不能比賽。不過不用擔心,因為賽季縮短,他不會因此丟掉參賽卡。

他表示連續三天沒有癥狀之後已經感覺安全。他計劃星期三開始兩天的回家之旅。

「當我找到汽車旅館的時候會戴上口罩,」他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