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揚談世界反興奮劑鬥爭 合作才是最佳方式

廣告

楊揚談世界反興奮劑鬥爭 合作才是最佳方式

近日美國國家藥物管制政策辦公室發布報告指責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改革不力,並稱美國在機構中沒有獲得相應地位,威脅如果局面不改變就不再提供資金支持。

WADA副主席楊揚30日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歷史證明,世界反興奮劑鬥爭中只有各方緊密合作才能帶來改變,保護乾淨運動員和體育運動純潔性。以下是專訪實錄:

問:您對於美國近日發布的報告有怎樣看法?

答:WADA已經回應了所有的細節,包括對報告中不屬實的內容表示非常遺憾,對報告中提出的捐款多的國家應該在WADA管理層上有更多席位等內容表示震驚,希望美國有關方面根據WADA的最新反饋,對報告內容進行更新。

廣告

WADA是一個保護全世界乾淨運動員權益、捍衛體育純潔性的國際性組織。我們要確保來自全世界的運動員在反興奮劑工作中享受同樣的權利,履行同樣的義務,不能有任何特權,也不會受到任何歧視。

如果各國在WADA的代表人數與其為WADA提供金額數量成正比,個別洲和一些欠發達國家和地區就失去了發聲的機會,無法確保全世界的運動員權益得到一致對待,將會大幅降低WADA在全世界的代表性,並大大削弱全球反興奮劑工作的力度。

問:如果美國撤出經濟資助,會對WADA有什麼影響?

答:如果美國撤出資助,會對全世界反興奮劑工作造成一定影響,不只是資金,因為美國在全球反興奮劑工作上承擔重要責任,所以我們希望美國國會能更加開放地聽取各方意見,獲得真實的信息,最終做出正確的決定。但如果最後結果沒有改變,WADA的工作可以說有挑戰,但世界反興奮劑工作絕對不會停止。我們和所有的利益相關方共同努力,一如既往地繼續捍衛體育的純潔、保護全世界乾淨的運動員。

問:為什麼WADA執委會會由體育和政府兩個部分組成?

廣告

答:WADA成立之初就設定了體育運動和政府代表合作的架構,其目的是為了更好、更有力度地打擊興奮劑。同時運動員作為體育運動中重要的組成部分,無論是執委會還是理事會都有運動員的投票, 來確保乾淨運動員的權益得到保護。從歷史看未來,只有體育運動和政府代表緊密合作才能帶來改變,最近WADA執委會和理事會已經一致通過了未來五年的工作計劃,我相信通過大家共同的努力、更多的合作,打擊興奮劑工作會越來越好。

問:WADA這些年似乎一直都因其獨立性存在爭議,您擔任副主席已經半年了,對此有什麼看法?

答:首先,反興奮劑是非常專業且複雜的工作,因為涉及調查和情報收集,我們不能及時與外界溝通,而體育當今在全世界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國家也在關注反興奮劑工作,但與此同時,體育和反興奮劑工作應當超出任何政治或其他分歧。獨立性對我們這個組織、對於世界反興奮劑工作有重要意義。

另外,我認為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好,比如加強和各利益相關方的溝通、將複雜的反興奮劑系統簡單地呈現給媒體和大眾,等等。

問:資金緊張一直是WADA的軟肋,WADA對此有何計劃?

廣告

答: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責任是捍衛體育的純潔性、保護乾淨運動員的權益。而資金緊張也確實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反興奮劑工作的開展,因此班卡主席上任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設立團結基金。未來希望能和更多相信我們、並願意一起捍衛體育純潔性、保護乾淨運動員的組織、企業或個人一道,共同做好全球反興奮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