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傳說另起一段 股改后能否還有"永不倒的泰山"

廣告

22年傳說另起一段 股改后能否還有"永不倒的泰山"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李康寧

2020年以來,各種秩序的崩解,目不暇給。時至年中,魯能泰山隊又開始了股權變更。伴隨著新東家濟南文旅的入主,22年的橙色傳說就此另起一段。

22年傳說另起一段 股改后能否還有"永不倒的泰山"

猶記得去年此時,由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聯合魯能泰山俱樂部發起的快閃活動,在魯能泰山大球場上演。三萬多球迷在泰山隊迎戰北京國安的賽前,與泰山名宿韓鵬等,齊聲高唱紅歌。

誰料到整整一年之後,風逐浪轉,竟把命運之舵,生生扭向另一個航道。那首「我們是風,我們是電,我們是橘紅色的火焰……」的昂揚戰歌,弦斷曲終無人聽。

廣告

少年弟子江湖老。22年的時光,著實不算太短,名垂青史的「貞觀之治」,不過也就這麼幾個年頭。像郭田雨這樣的希望之星,當時還未出生。很多泰山隊的死忠,在這二十多年的時間裡,顛沛著進入了中年。如我這樣的足球評論員,也曾擁有著驕傲的光陰——不過是一行底稿換幾兩碎銀,卻也讓自己的荷爾蒙分泌,隨著亢奮的哨聲潮起潮落,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22年傳說另起一段 股改后能否還有"永不倒的泰山"

往事不堪回首,還得往前看。眼下這番改旗易幟,有點讓人意外。從球迷的角度看,或許更多的是感傷和困惑。「本來約好一起到白頭,你卻偷偷焗了油」,大概能形容多數球迷的心情。只是,此次改變或許並非一時衝動的兩相辜負,其中有情可原大有文章。多年以來,中國足球競技水平每況愈下,但市場價值不斷提升。靠著國企輸血,粗放運營的模式,始終是難以為繼。加上國家政策層面的調整等因素,這應該是此次魯能體育股權改制的大背景。恰巧趕上了今年這麼一個體育行業的蕭條時段,因此大家的悲觀情緒,就顯得更重了些。

22年傳說另起一段 股改后能否還有"永不倒的泰山"

從足球的沙盤進入資本的沙場,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不是泰山俱樂部的長項。大局觀、執行力是山東人尤其是山東電力深入血脈的品質。所以,電力旗下的魯能泰山,有那麼點豪門底氣,卻也不端明星架子。加上多年來青訓體系比較紮實,逐漸形成了深宅大院的秉性——沒有標新立異的願景,多了點四平八穩的餘裕。大股東變成濟南文旅之後,投入如何保障,泰山俱樂部的自身定位,也許會有一定的位移,由「山東」變成「濟南」,這也讓球迷們對泰山隊的影響力,產生了疑慮。

22年傳說另起一段 股改后能否還有"永不倒的泰山"

其實如果返璞歸真一下,最早的泰山隊,就叫做濟南泰山將軍足球隊。一身白衣的宿茂臻和唐曉程等老隊員,其實也沒有多麼突兀,而是作為橙衣軍團的底色,留存在球迷回憶的角落裡。至於預算投入的問題,一方面從股權協定看,山東電力和魯能地產依然是俱樂部股東,也留下了五年的過渡期,一時之間還不至於特別窘迫。更重要的是,泰山隊可能要學會更多地與市場結合,精打細算能進能退,提升自身的造血能力。可以說,震蕩肯定會有,但也不用太過擔心。不破不立,路都是人踩出來的。

22年傳說另起一段 股改后能否還有"永不倒的泰山"

魯能泰山時代,給我們帶來了無數榮耀與驕傲。從名不見經傳的巴力斯塔到世界級中場費萊尼,這是聲名日隆的見證;從李霄鵬到段劉愚,這是光榮傳承的紀念。濟南文旅有沒有經驗能力操盤足球,也需要時間來檢驗。當年山東電力接手濟南泰山將軍隊時,隊中連外援都沒有,也是摸著石頭過河。而今,擁有巨大影響力和完備青訓體系的泰山隊,總比當時好一些。

廣告

22年來,球場之外發生過很多事。「G7革命」、「反賭掃黑」、「實德系」等等江湖舊事歷歷在目,加上新進的恆大模式,球員歸化等,其實從沒消停過。只不過,現在到泰山隊了,必須拿出更多的應變智慧和專業精神,來應對變化。老想著靜水流深,其實可能是刻舟求劍。

「老子猶堪絕大漠,諸君何至泣新亭」。換壺新酒再加個菜,別急著醉倒,時間還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