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拯是改革派還是保守派?包拯是怎麼在黨爭中保持公正的?

廣告

  今天趣歷史小編就給大家帶來是如何在激烈的黨爭中保持公正的,希望能對大家有所幫助。

  包拯任職期間,正是立國八十餘年的北廷大變革時期。到了仁宗即位時,官僚隊伍龐大,行政效率低,人民生活困苦,大遼和又逐漸威脅著北宋的北方和西北邊疆。

  慶曆三年(1043),、、同時執政,、蔡襄、王素、余靖同為諫官。仁宗皇帝責成他們在政治上有所更張以「興緻太平」。范仲淹、富弼等人綜合多年來的經驗,於九月將《答手詔條陳十事》(即《十事疏》)奏摺呈給,作為改革的基本方案。朝廷表示贊同,並頒發全國。

包拯是改革派還是保守派?包拯是怎麼在黨爭中保持公正的?

  就在這年年底的時候,范仲淹選派了一批精明幹練的按察使去各路檢查官吏善惡。他坐鎮中央,每當得到按察使的報告,就翻開各路官員的花名冊把不稱職者的名字勾掉。樞密副使富弼平時對范仲淹十分尊敬,這時見他毫不留情地罷免了一個又一個官員,不免有點擔心,從旁勸止說:「您一筆勾掉很容易,但是這一筆之下可要使他一家人痛哭呀!」范仲淹聽了,用筆點著貪官的名字憤慨地說:「一家人哭總比一路人哭要好吧!」在范仲淹的嚴格考核下,一大批尸位素餐的寄生蟲被除了名,一批幹才能員被提拔到重要崗位,官府辦事效能提高了,財政、漕運等有所改善,暮氣沉沉的北宋政權開始有了起色。朝廷上許多正直的官員紛紛賦詩,讚揚新政,人們圍繞著改革詔令,交口稱讚。

廣告

  就在逐漸進入「高潮」時,包拯卻還只是一個剛剛從端州調任入京的官場「小菜鳥」。

  在當時,由於范仲淹的改革力度之大、範圍之廣,朝廷大臣們對此究竟是支持還是反對,使朝廷陷入了「朋黨之爭」:你究竟是改革派,還是保守派?

  在包拯從端州升任為監察御史的過程中,保守派的王拱臣是出了大力氣的。當然,王拱臣舉薦包拯,很可能只是為了給保守派陣營增添一分力量,並沒有指望這個已過而立之年的官場「新秀」能在擠垮改革派上有何貢獻。

包拯是改革派還是保守派?包拯是怎麼在黨爭中保持公正的?

  在當時,范仲淹等人為革新吏治,便向各地派出按察使,專門監督地方官吏。而當時的按察使一句話,就能決定地方官的升降生死,正所謂是大權在握,為所欲為。

  包拯便上疏《請不用苛虐之人充監司》,反對按察使的設置。很快,關於「按察使」是否加重了吏治腐敗的爭論達到白熱化。仁宗皇帝也開始意識到,改革派官員並不是一潭清水,同樣有人在其間。而在中央機關中資歷甚淺的包拯居然起到了的抑制改革派的作用,使保守派大臣們。

廣告

  隨著北宋改革的逐漸深入,不可避免地觸犯了封建腐朽勢力,限制了大官僚的特權,他們對此恨之入骨,便集結在一起攻擊新政。他們誣衊范仲淹、富弼、歐陽修等結交朋黨,還串通宦官不斷到仁宗皇帝面前散布范仲淹私樹黨羽的讒言。

  仁宗皇帝雖然對這件事未必全信,但看到反對革新的勢力這麼強大,他開始動搖了,失去了改革的信心。一年前慷慨激昂、想勵精圖治的宋仁宗終於完全退縮,他下詔廢棄一切改革措施,解除了范仲淹的職務,將他貶至鄧州(今河南鄧縣),富弼、歐陽修等革新派人士都相繼被逐出朝廷。堅持了一年零四個月的慶曆新政終於失敗。

  而改革失敗的直接原因則是以為首的保守派攻擊范仲淹、歐陽修等人互為朋黨。仁宗皇帝是很忌諱大臣之間結為朋黨的。當時歐陽修曾經上疏《朋黨論》,將朋黨分為「君子之黨」和「小人之朋」,並公然承認自己與范仲淹等人為「君子之黨」。這並沒有消除仁宗皇帝的戒心,反而招致保守派更加猛烈的攻擊。

  慶曆新政失敗,保守派們正彈冠相慶的時候。包拯卻又上疏了一篇《請依舊考試奏蔭子弟》,大談范仲淹用考試選拔子弟的政策應該維持下去。這也讓將包拯視為「同道」的保守派們瞠目結舌。

  包拯在慶曆新政中所表現的態度讓當時的朝廷大臣們很是不解。然而,他們不知道,在包拯的眼裡,沒有派系,只有公道人心;沒有黨爭,只有實事求是;沒有利益集團,只有社稷江山。

廣告

包拯是改革派還是保守派?包拯是怎麼在黨爭中保持公正的?

  而在慶曆朋黨之爭過後,朝廷大臣們做事都很小心謹慎,害怕與「朋黨」扯上關係。

  皇祐二年(1050),任職知諫院的包拯就果斷上疏《論大臣形跡事》,尖銳地批評了這種風氣,並向仁宗皇帝舉了唐太宗與、與李安時期的所謂「朋黨」之爭,說明敢為之人常常因損害奸臣的利益而被污為「朋黨」,而作為皇帝則要善於辨明,「知人用人」。

  包拯的觀點其實與改革派當時自辯提出的《朋黨論》《近名論》等觀點是相近的,然而改革派提出的「君子以同道為朋」,是所謂的「君子之黨」,包拯則指出君子之間的相互稱譽提攜,是不能被稱為「朋黨」的。這種提法自然避免了保守派的「朋黨」指責,使朝臣們敢於做事,勇於改革。

  之後,包拯還向仁宗皇帝交了一篇著名的奏章《七事》,向仁宗皇帝進奏要區別奸忠、不信朋黨、信用賢能、治奸妄之人、用人不疑、訪才用賢、起用貶逐之臣。而這些觀點赫然與「慶曆新政」如出一轍。

  朝廷大臣們這下終於明白了:包拯,就是個實話實說、只為公道、不涉黨爭的官場異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