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廣告

《樂隊的夏天》第一季播出已經過去一年。

這檔在豆瓣評分高達8.8的綜藝節目,不僅讓樂隊這個形式得到空前的關注和討論,也讓許多遊離在邊緣的樂隊得以向市場中心靠攏,實現機會和報酬的雙豐收。

彭磊曾說,國內好的樂隊非常多,但命運好的樂隊非常少。

而從一定程度上講,樂夏的出現讓這些好樂隊終於等來了被命運翻牌的可能。

廣告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6月的刺蝟樂隊有點忙。

8號發行單曲《赤子囈語一生夢》,近日又釋出全新專輯《赤子白仙》中的兩首先行作品。而其中一首,是去年在《樂隊的夏天》里演唱過的《光陰·流年·夏戀》。

主唱趙子健在自述里說,因為參加節目而寫出的《光陰》是他們參加樂夏最大的收穫之一。

「我在《幻象波普星》之後就停止了對吉他音樂的探索,但在光陰這首歌里,一切全都回來了,都以最美妙完美的方式回歸了。」

廣告

儘管從去年樂夏至今,刺蝟在收穫聲名之外也背負了不少爭議,但這個6月,在爆紅一年後,他們想用作品證明自己沒變,還是那個在瘋狂世界里掙扎的刺蝟。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對刺蝟來說,參加這個節目就是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從瀕臨解散到「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刷屏,再到微博粉絲過百萬,刺蝟用一個夏天走出了比之前十多年的路程總和都要長的距離。

去年節目到最後,有一次樂隊換場間隙全場唱了《火車》,石璐說感覺多年的執念終於落地結果了。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而節目結束一年以來,演出邀約不斷,媒體爭相報道,商業價值水漲船高,這些肉眼可見的節目效應一直在持續。

廣告

不過人紅是非多。去年冬天,刺蝟先是在”亞洲新歌榜2019年度盛典”上因為轉播故障發生「車禍」,后又因在”芭莎明星慈善夜”的耿直表現「尬”上熱搜。

2019芭莎明星慈善夜上刺蝟樂隊的演出

讚譽與詆毀向來都是同生的。

詆毀被無限放大這件事可能也是樂隊進入主流視野必須付出的代價。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但不可否認的是,刺蝟的確扭轉了坎坷多磨的命運,在音樂這條路上邁開大步走了起來。

廣告

click#15是命運因節目而改變的另外一支樂隊。

同樣是在最近,click#15官宣了給京東國際創作的主題曲。樂夏帶給這支樂隊的巨大改變,從節目上前鼓手老崔的回歸就已經有所展現。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節目之後,這支曾經演出時台下可能只有幾十個觀眾的樂隊,一下迎來了巡演場場售罄的熱烈局面。

「楊策帥、老崔美、Ricky唱歌騷斷腿」。台下的樂迷喊著口號,表達著對樂隊三人人格魅力的喜愛。

廣告

除了巡演,他們錄製《天天向上》等節目,在今日頭條時尚盛典走紅毯,拍攝各種各樣的時尚大片和廣告。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樂夏之後忙活了半年,似乎很少聽到他們說新歌的消息。也會有人說他們紅了就飄了,但Ricky想得很清楚,過往的經歷讓他很明白,要先把錢賺夠,才能拿這些錢去干正經事。

今年年初,Ricky赴美國錄音。

4月,click#15推出EP《瘋客感官2》。

去年拿到HOT5后,楊策說他們要做的就是做出好音樂,把自己埋到土裡,重新生根發芽。而這張EP的出現,證明他們沒有食言。

廣告

有的樂隊因為節目重新找回對音樂的野心,可以靠音樂養活自己;也有的樂隊早已名氣傍身,節目除了給他們帶來更多聽眾,更讓他們推開了多個新世界的大門,比如新褲子。

參加樂夏之前,新褲子的江湖地位已然很穩。樂夏讓他們實現了粉絲百萬的願望,也把他們推向了浪潮的最前沿。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節目之後,不少商業品牌都盯上了樂隊。拿到樂夏HOT1的新褲子更是當之無愧的熱門選手。

雪碧、樂堡找他們代言,雀巢、寶馬找他們拍廣告,廣發信用卡跟他們合作短片,北京郵政和他們聯名推出個性郵票。最近新褲子又和宜家聯動了一波。

廣告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音樂領域,他們為電影《兩隻老虎》創作主題曲,上《歌手》給周深幫唱。《你要跳舞嗎》不僅成為全網熱歌,還被開心麻花選做了電影插曲。

原本今年要舉辦樂隊成立以來首次大型體育館巡演,不過也和其他樂隊一樣因為疫情不得已延期。

從線上到線下,新褲子完全開了掛。無論是樂隊整體還是成員個人,在這一年時間裡都擁有了前所未有的曝光率。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一線城市的樂隊熱火朝天,回到家鄉的九連真人聲量也並不算小。畢竟,這可是一支多次得到央視青睞的樂隊。

廣告

去年,CCTV1的《晚間新聞》節目就曾給他們接近8分鐘的專題報道,今年5月底,白岩松在新聞周刊節目里再一次給了這支樂隊做了8分多鐘的介紹。

六一那天,央視的「微光」公益音樂會也有九連真人的歌聲。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和大多數專職樂隊不同,九連真人至今仍然在兼職做樂隊。

由於教師這份工作,參加節目的時候九連真人就在舞台和講台之間穿梭。節目之後,很多人勸這支潛力無窮的樂隊到一線城市發展,但他們還是留在那個叫做連平的小縣城,留在自己的學生中間。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白岩松去年在樂夏里留下預言說,九連真人這支樂隊你可以不聽他,但你忘不了他。

廣告

因為樂夏這個節目,他們把充滿客家特色的搖滾樂帶向全國,也讓樂隊走出了自排自演的原始狀態。他們明明有更多可能,但他們選擇回到講台那片方寸之地,去為更多孩子打開廣闊的人生。

這樣的選擇,正是最「搖滾」的事情。

不管是媒體關注、品牌合作、節目邀約,還是創造新的演出形式、通過和不同音樂人的合作探索全新的創作,樂夏確實給樂隊帶來了不同的出路。

海龜先生在阿那亞海邊劇場的演出半分鐘全部售罄,黃油相機找他們聯合推出塑封唱片濾鏡。

廣告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面孔樂隊出現在《歡樂喜劇人》的舞台,Mr.Miss現身綜藝《婚前21天》,盤尼西林先後在《天賜的聲音》和《炙熱的我們》登場。

而在《歌手·當打之年》乘風破浪的旅行團,雖然最後無緣總決賽,但他們代表的樂隊的態度已然在歌手舞台上擲地有聲。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節目讓許多樂隊成為贏家,而樂隊也在釋放自己的能量。

旺福依舊是那個很有愛也很有話的樂團,微博更新頻率極高,除了音樂的部分,大多數時候都是樂隊成員瑣碎溫暖的日常。有時候爆點舊照,有時候寫點小作文。旺福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帶給聽眾快樂與愛。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疫情爆發后,痛仰先是給武漢捐款百萬,後來又宣布拿出數字專輯《過海》實際收入的一半,來幫助有需要的音樂人度過這個困難的年份。

前幾天痛仰在某直播活動中唱了《再見傑克》。前奏響起的瞬間,彷彿立刻把人拉回了去年夏天。而這場直播的地點,就在剛經歷過巨大創傷的武漢。

他們讓外界看到做樂隊的希望,也在盡自己所能傳遞著希望的接力棒。

當然,不是說上了節目的樂隊就一定會「笑著走下去」。綜藝的流量紅利必定存在保質期,歸根到底還是要靠音樂人自己。

但是,對大部分樂隊來說,他們確實需要樂夏這樣的展示窗口。

就像彭磊說的,本來以為樂隊已經斷了香火,但來了節目后發現其實還是那麼強。

這樣的節目會讓大家看到新的血液新的風格,它影響的不僅是個別樂隊的命運,還可能帶領獨立音樂找到新的方向。

一年過去,樂夏紅了的那些樂隊們怎麼樣了

2020年的樂夏要來了。我們無法預測哪支樂隊會成為今年的幸運兒,或浴火重生或走向巔峰。

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會有樂隊將在盛夏時節綻放,也一定會更多對樂隊不甚了解的普通人看到樂隊的精彩之處。

我們期待看到每一個等待已久的樂隊都能真正走向大眾,更渴望看到熱愛音樂的年輕人願意加入樂隊的行列中來。

希望今年的樂隊們,能擁有一個更火熱的夏天。

本文由「曉峰音樂公社」原創發布,有改動

歡迎文下留言,與文周分享

# 今年樂夏你最期待的樂隊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