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開麥的姐姐們,底氣到底從何而來?

廣告

作者 / 曉明

剛積累的好感因為一檔節目被黑出天際,所謂招黑體質,說的大概就是伊能靜這種人。

由易立競主持的訪談欄目《定義》算是《乘風破浪的姐姐》的衍生節目,上周末播到伊能靜的一期,前腳在「浪姐」里疏離含辛茹苦奶隊友的老母親形象還感動了一眾網友,後腳伊能靜的一些言論就引起軒然大波,豆瓣鵝組甚至專門將其總結為「伊能學」,與媽學、娘道等研究學科並駕齊驅。

其中伊能學第一定理:完成了愛之後再去完成自我價值,滿臉洋溢著幸福感秀家庭恩愛,突如其把梅艷芳當做「很慘」的反面教材,因為「她一輩子都在尋找愛,到最後她都瘦成那樣,在台上都要穿著白紗」。

廣告

隨時開麥的姐姐們,底氣到底從何而來?

網友總結的第二條定律,則是以自我為中心而拉踩節目中隊友。

「浪姐」里塑造的伊能靜形象是無私付出愛團員的大姐姐人設,但到了《定義》里,王麗坤與王智甚至不配擁有姓名,成為她口中「和我同宿舍的女孩」,因為初試成績差怨天怨地,聯繫公演曲目時「各種亂轉音跟著導唱,音都不準還在那滑音」。

「我現在嗓子是啞的,大概就是教她們教的,我整整教了10個小時吧,沒有休息,」伊能靜坦言。

伊能學最常見的第三定理莫過於三句話不離母愛,上節目是為了唱兒子寫的歌、幫兒子找工作;沒有鬥志是因為心底裝的都是孩子,排練到凌晨兩三點也要給女兒打電話,所以在舞台上「忘情的表演我不行,我心理負擔太大了」。

隨時開麥的姐姐們,底氣到底從何而來?

許是引起的輿論風波過猛,一向頂風作案沒在怕的芒果TV迅速撤掉了這期節目。出道36年,黑紅和爭議一直伴隨著伊能靜,連觀眾緣不錯的老公秦昊也時不時被拖出來挨打。這次網友錯怪了她嗎?

廣告

6月26日《浪姐》首次公演舞台上線,微博熱搜應接不暇,當時伊能靜還不是炮火對準的焦點。

三人組靜姐與靜姐的較量:寧靜領銜的《蘭花草》隊霸氣側漏,而伊能靜率領的《推開世界的門》以柔克剛,應該說兩組表現得都不錯,但結果卻是《推門》隊與《蘭花》隊以91:408的懸殊票數大比分落敗,看到隊友王智被淘汰的結果,伊能靜瞬間就掉了眼淚。

哭泣是出於自責還是壓力,我們不得而知。備采時她坦言覺得自己因為是高齡媽媽比別人負擔重很多,而且大部分姐姐的孩子也都跟著在內地,中間有休息時間她們可以飛回北京上海,「可是我不能」。

隨時開麥的姐姐們,底氣到底從何而來?

如今習得伊能學的同學,大概能夠get到這是第二定理和第三定理的混用。在公演投票結束后兩隊對台下觀眾發表感言,寧靜撂下狠話說不管今天我們隊是誰走,我跟她一起走。

而伊能靜接過話筒,說的卻是靜牌個人秀雞湯,「我18歲開始單飛,出個人專輯,到現在真的是三十幾年,那個時候我的粉絲說會愛我一輩子,我都不相信。可是轉眼大半輩子都過去了,然後我很高興,我現在再回來唱歌的時候你們都還在。」

廣告

所以說哪隊更有團魂,並不只是在練習室激情點評隊友,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站在伊能靜的角度,她憑藉自己積累30多年的舞台表演專業能力,來指導兩個五音不全的女演員,就是用母愛拯救一切了。

且不說對方兩位30多歲的女性要不要小媽,以伊能靜在演唱領域的素養能否為人師,看過公演的觀眾心裡顯然是打上問號的:比起真情實感唱歌的王智,伊能靜的唱歌也許只能含蓄地理解為「音色很特別」。

隨時開麥的姐姐們,底氣到底從何而來?

其實,伊能靜在《定義》的訪談中也承認自己是神遊狀態,從歌手、演員到主持人、作家,「也沒啥說就是幹得最厲害的」,所以和兒子說你媽什麼都試過,但一事無成。

可正當你覺得她的自我評價很到位時,她馬上又開始了一輪看似低調實則愛秀的內心吐露:「我出了23張專輯,我很幸運地連續拍了侯導那麼多部電影。我也很幸運就拍了一次電視劇,就入圍了金鐘獎最佳女主角。如果我不是那麼渴望愛情,我覺得我的人生會達到一個自我價值非常豐富的可能性。」

不知道怎麼誇自己的,敬請參照伊能靜老師6月1日的小作文。

廣告

隨時開麥的姐姐們,底氣到底從何而來?

娛sir倒不覺得伊能靜是戲精或者作精,可能最大的問題在於不自覺地口無遮攔與好為人師/母。她從不掩飾自己的表演欲,但因為更渴望愛情而選擇在家相夫教子,說是幸福但心裡多多少少是有些不甘的。

再加上年齡和閱歷都積累到一定程度,就更總想著規勸妹妹們少走彎路。「我覺得她們都很像我的孩子,我也有過五音不全的年代,我也有過不願認輸的那種狀態,」伊能靜認為。

只是她面對的是三十好幾的女人而不是小孩子,而且在人心複雜的演藝圈,絕對的真誠也會被曲解出萬千種惡意來。真相在互聯網世界並不重要,符合自己內心的想象與投射才重要。

正如現在,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網友們將「婚內出軌」、「拉踩前夫庾澄慶」等多年來反反覆復的黑料再次潑向伊能靜,前期積累的大眾好感度瞬間崩塌。

《定義》里伊能靜提到,她因為舞蹈功底非常薄弱而在練習室加練,結果導演組的人對她說,姐你給自己練舞很苦的加戲特別好。

廣告

「你想想我在別人心中是什麼樣子?」伊能靜的自嘲里透著無奈。其實看到這裡時,娛sir是有些同情她的,作為《浪姐》里年齡最大的姐姐,重新回歸舞台確實需要承擔不小的壓力,相比其他正在當打之年的姐姐,「翻紅」於她而言可能是不存在的企圖心——因為對年輕網友來說,他們不曾經歷過伊能靜真正紅的年代,自始至終她的名字都是與「黑」綁定在一起的。

只能說暌違娛樂圈好幾年的「全職家庭主婦」伊能靜,已經忘記了臧否他人的圈內忌諱。如果能看完整期《定義》,相信理性的網友並不會過分討厭她,甚至會覺得她在與這個世界斡旋的過程中至少達到了邏輯自洽。

比如伊能靜談到自己的自律與節制是他人無法想象的:飲食只有蛋白質和蔬菜,完全低糖,不喝果汁,堅持健身,過著如運動員般的生活。若斷章取義網友大概會認為這是女明星的自我修養,但其實她只是希望女兒30歲、自己已經快80歲的時候不給她拖後腿。

又如她評價梅艷芳的「先成家再立業」言論,很容易被打上催婚勸育的標籤。其實在節目里,伊能靜批評了大齡剩女的概念,「每個人的人生不一樣,尊重她對生命的選擇」、「我們的價值不是嫁了男人,我們這一生都在尋找我是誰。」

隨時開麥的姐姐們,底氣到底從何而來?

當然,大眾不會關注她批判社會正給女性按上強勢才是獨立的標籤,只會注意到「我要翻紅我這七年不會都不出來了,你以為沒人找啊」一類的言論。

廣告

其實換個角度想:是誰給了伊能靜「亂說話」的勇氣呢?可能是大部分娛樂圈人士無法唾手可得的幸福感與安全感。兒女雙全,生活如意,自己拍節目老公和公婆專程跑來陪自己,「你看,現在會有人為我遠道而來,以前都是我飛來飛去,」伊能靜說。

如果這幸福感是裝出來的,那娛sir實打實佩服她的演技。

原本,請伊能靜來可能是《乘風破浪的姐姐》節目組最成功的一次價值觀輸出,它通過活生生的案例告訴觀眾不管女性三十、四十還是五十歲,你都可以去追求你想要做的事——從選擇事業到選擇人生伴侶。

但目前因為姐姐們不受控的開麥,這檔試圖引導或傳遞當代女性獨立自信等積極價值觀的節目,似乎適得其反地激起了網友更多戾氣。張萌拉踩大碗寬面,丁當diss評委,黃聖依假哭等頻頻登上熱搜,連娛樂圈的其他從業者也忍不住趕來湊熱鬧。

比如今晚演員黃璐忽然在微博指名道姓指責於正與秦嵐,在《演員的誕生》時編故事黑自己。

廣告

隨時開麥的姐姐們,底氣到底從何而來?

娛sir掐指一算,《演員的誕生》大概得是兩年前的節目了。

當然,不管是黃璐吐槽還是伊能靜被吐槽,這些今日熱乎的八卦終將隨著網友飯後剔牙而煙消雲散。只有些遺憾讓年輕人們見笑了,中年人的世界並不可怕,只不過不堪的那面更容易被放大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