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復工7天:焦慮、推遲、失業籠罩電視圈

廣告

2月3日,影視行業開始大面積「雲復工」,春節假期後的線上工作模式開始。

然而疫情的影響還在繼續,劇組被迫停工,項目無法按照原計劃推進,線下活動全面暫停,電視劇行業雖然不像電影行業那樣形勢危急,但也遭受重創。原以為2020年會是重振旗鼓的時刻,但一次疫情,卻讓行業寒冬的氣溫又下降了幾度。

「雲復工」的一個星期裡,影視行業上下遊的工作是什麽?線上辦公效果如何?如今還有哪些更為擔憂和焦慮的事情?在行業停擺期,大家還能做些什麽?

娛理工作室線上採訪了編劇、製片人、宣傳公司負責人以及線下活動承辦方,這些身處行業之中的從業人員親口描述了如今的工作和生活現狀,試圖還原出真實的電視圈實況。

廣告

線上復工7天:焦慮、推遲、失業籠罩電視圈

匪我思存(作家、編劇):

陷入焦慮

12月26號那天是我生日,當天和家裡人一起在外面餐廳吃了一頓飯,我清楚記得,從那之後到現在為止,我再也沒有在外吃過飯了。人在武漢,從封城那天開始,我就陷入了焦慮。

1月17號凌晨,我和我們內容團隊一起熬了一個大夜,在趕劇本。因為現在的項目都是倒推的,定了差不多的上限,然後再看後期、拍攝、籌備,當時已經是這個劇本開發的最後期限了,我們要在年前把劇本趕出來,因為這部劇的原計劃是2月開機。

當時就已經聽說有新型冠狀病毒了,所以從北京來的同事都非常謹慎。1月18號,他們從武漢回北京的時候,就已經戴上了口罩,當時他們還和我開玩笑說:「整輛高鐵就只有我們兩個人帶了口罩。」

廣告

再到20號的時候,形勢一下子就變了,我們最後一個留在武漢的同事匆匆在22號離開,之後就是23號開始的封城。從封城那天開始,我幾乎每天早晨起來都信誓旦旦地對自己說,「你今天一定要工作。」而且我又是網路作家出身,應該是全社會最能宅的群體,但事實上,疫情對於我的情緒影響太大了。

每天起來之後看一看新聞,這些新聞就足以影響一天的心情,工作進度就開始變慢,於是我又開始給自己強烈的心理暗示,按照專家建議那樣,每天在家裡換上上班時候穿的衣服,想要強迫自己有工作的狀態,但實際效果很不理想。

線上復工7天:焦慮、推遲、失業籠罩電視圈

按照原本的計劃,我們應該是4號開始上班,準備開機的項目進入最後的籌備期,但現在,受疫情影響,項目進度就又回到了劇本階段,我們只能線上辦公。目前的計劃是打算先線上工作到2月底吧,雖然同事們不在武漢,但我身在疫區,還是能感受到疫情的嚴重。

線上復工後,大家的情緒都是比較焦慮的,最開始都是線上聊一些閑話,問一下個人的情況,看一下生活上有沒有什麽困難。

等到真正開始討論工作的時候,線上開會的效率也遠不如當面開會,尤其是關乎於內容創作的會議。人是情緒動物,大家都會有所謂的藝術分歧,這樣才是好的,當面開會每個人的微表情都會非常清楚,每個人的表達也會很直觀,有了激烈碰撞才能激勵對方也有更好的想法,但是線上開會,這些反應都會慢很多。

廣告

我身邊的編劇朋友們最近也開始壓力倍增,這種壓力可能不是來自於疫情,而是來自於甲方。因為甲方們突然意識到,這個時期除了前期的劇本開發,什麽都做不了,於是就開始催稿,壓力轉嫁在前期,編劇們也只能試著做出調整。

我們公司還算幸運,沒有正在開機的項目,但同時更擔心的是等到大家都正常大面積復工時,又會扎堆開機,到時候一定會形成另一種資源緊張,導演、演員、包括劇組中那些專業的工作人員等,又都會成為稀缺資源。未來如何,我們只能靜觀其變。

線上復工7天:焦慮、推遲、失業籠罩電視圈

劉眀麗(搜狐視頻自製劇出品中心 高級總監):

製片方損失較大,行業低速運轉

我這邊的《我的寵物少將軍》原本是2月底要在橫店開機的,導演是之前合作過很多次的吳強。當時想著1月31號復工,大家正好開始籌備,一個月的時間能趕上2月底開機,拍攝一個半月,後期差不多三個月,再加上審查等等,爭取暑期檔就能播出了。

廣告

現在體量不太大的網劇差不多都是這樣的節奏。2月份無法開機,暑期檔一波上新劇可能也會受一些影響,但是各個平台都有自己的儲備內容,不會說集體缺席暑期檔這麽嚴重。

過年的時候,橫店的劇組基本都停了,等了一陣子之後,有一些劇組就和我說,他們乾脆解散了,因為發現這件事根本沒有那麽快過去,他們計劃等疫情結束之後再重新建組,但是這個真的很困難,這麽一群人解散之後,很難再都湊齊了。

平台給製片方的製作費都是按階段一筆一筆付款的,如果劇組解散,後面的款項肯定就是不再付了,而且因為不可抗力的原因造成的經濟損失,大部分也都是製片方在承擔。選擇承製也有這樣的風險,因為平台隻給那麽多錢,劇組出現了這樣的情況,製片方可能只能選擇解散了。

雖然現在無法開機,但大家對於2020年的工作計劃可能也還沒有排得特別滿,這樣我們就只能去和導演、演員商量,2月份的先停掉了,那能不能預留你5~6月的時間,或者再往後7~8月份,可能這樣也有會有一主動權。

但這樣的情況也只是基於君子協定,沒辦法提前這麽早就把所有的細則都落在合約上,畢竟現在真的很難預測未來的形勢如何,我們的《我的寵物少將軍》雖然還沒有和吳強導演簽合約,但是現在導演已經進入了劇本階段,等於雖然沒辦法拍攝,但是我們的完稿劇本會再加入一些導演的拍攝意見,先帶入一些導演思維,正好有這個時間能和導演比較細細地討論。

廣告

線上復工7天:焦慮、推遲、失業籠罩電視圈

項目無法開機,先在線上開工。和部門同事一起視頻電話會議,對一對製片人和責編手上對接的案子,也無法出去見客戶、見演員;影視公司近期給我們遞案子的人也不多,基本就是一個低速運轉的狀態。

我們的另一個項目《奈何boss要娶我2》馬上就要播出了,原本要做一些發布會和粉絲見面會的事情,現在線下這塊也都做不了了,只能轉戰線上。目前大家因為疫情都比較焦慮,希望輕鬆甜寵劇的上線也能緩解大家的焦慮。

疫情當前,大家的注意力依舊是在防疫工作上,留給影視內容的餘地還是有限,我們也不想把宣傳做得太娛樂化。

現在所有人一起按住了暫停鍵,但暫停鍵變成播放鍵那一天,肯定所有人都會往前衝,如果現在沒有預定好之後的事情,或者沒有把前期工作準備充足,可能就會被甩下去了。

雖然現在是一個讓行業冷靜下來、自我提升的好時機,但真實情況是,這段時期對很多中小影視公司,甚至影視宣傳公司來說,都實在是太難了,因為冷下去、等下去的時間太長,他們可能就真的要破產了。除非,在危機中找到新機遇,在絕望之前轉型成功。

廣告

線上復工7天:焦慮、推遲、失業籠罩電視圈

王宇涵(電視劇項目宣傳負責人):

無法看片,項目不確定性增加

我們也是2月3號正式開始線上復工的,昨天還在開例會,匯報項目情況,客戶的一些需求,還有就是成員是否回到北京,大家的健康情況如何。

這一周其實有很多項目在推進當中,客戶也會有一些需求提給我們,但都是線上可以解決也比較好操作的。往年的這個時候,大家都在爭開年大戲、爭口碑、爭收視率、爭播放量,今年相對比較低調。

現在更多的是輿情監控,然後跟著網友走,看看網友們在討論什麽、看什麽,我們再在這個基礎上做一些發散。宣傳的比重減少了很多,比如春節那一周就有停掉大部分宣傳,雖然有一些渠道還會有一些露出,但相比原計劃,肯定是保守了不少。

廣告

劇集作品的播出期比較長,說不定播到後期,疫情過去了,前面沒做的宣傳,後期也會盡力彌補。電視劇宣傳和電影宣傳是不同的,電影撤檔所有宣傳工作都停滯了,但是電視劇沒有那麽大的影響。

按照原計劃,我們年後回來有幾個項目的看片,接下來2~3月要播出的劇都要開始提前準備了。這些項目有的是要提案,有的是已經定下來要做後面的宣傳規劃。

但是現在肯定是看不了片了,我們就只能根據片方給的文字資料,做一些線上的提案和宣傳策劃案,目前會根據儲備的海報和視頻的物料寫一個大概的排期,這個排期的不確定性也很高。

也是受疫情影響,線下的宣傳基本上就全部停掉了,發布會、粉絲見面會等等,都基本上改成線上了,可能在提案的時候,我們也會想要不要做一個雲發布會。至於宣傳效果,可能影響也不會太大,關注的人自然會關注吧。

線上復工7天:焦慮、推遲、失業籠罩電視圈

現在大家都不敢行銷過度,可能一部劇上了一個什麽熱搜,網友就會自發來罵你,畢竟現在是疫情的特殊時期,還是不要太多佔用公共資源吧。另一方面,大家其實也都窩在家裡看劇,一些質量好的內容發酵就很快,但是那些需要行銷手段做話題的,可能就比較吃虧。

廣告

至於什麽時候能正常坐在辦公室裡工作,我們也還在一周一周地觀察,目前除了關乎於內容創意想法的會議比較受影響,其它線上辦公也基本能解決,畢竟這個行業還是有線上辦公的空間的。

我也有看到一些電影宣傳公司已經開始按照70%的比例來發放月工資了,但是我們就還好,目前依舊是全額發放,暫時沒有要減工資的打算,這個時候大家都不容易,只能等等看情況吧。

潘達(線下活動承辦方負責人):

預計停工到5月,行業洗牌中

我們這一行沒別的,完全沒有線上辦公空間,全面停擺,大家都是被動的。

廣告

對於我們來說,每一年的春節過後雖說不是旺季,但是電影方面有情人節檔、清明節檔,電視劇也是按照上線的規律在做,基本上活動是不會斷的,但是今年就是什麽都滯後了,全行業停擺。

往年這個時候,元宵節後,大年初一檔上映的電影,表現好的就已經開始計劃做慶功了,但是現在被全部攔腰砍斷,我們除了等待,沒有別的辦法了。

線上復工7天:焦慮、推遲、失業籠罩電視圈

不比宣傳行銷團隊在產業鏈中的地位,我們這些做線下活動的,說白了還是下遊和末端,現在整個行業都在原地踏步,我們不退步就不錯了。

以往比較正規的線下活動策劃周期,最長不會超過三個月,大部分活動籌備期一個月就差不多了,電視劇臨時上線,活動籌備期就只有幾天也很正常。

就目前情況來看,也許公司可以開始上班,但由於疫情影響,可能到3、4月份都不能辦人員密集的活動,現在做活動都是要警察報備的,如果這一塊不能恢復的話,我們開工就是空談。

廣告

可能等到影院可以照常營業的時候,能先在電影院做一些小活動吧,但也只是微型的,大型活動估計還是要等。

線上復工7天:焦慮、推遲、失業籠罩電視圈

線上復工7天:焦慮、推遲、失業籠罩電視圈

所有檔期被打亂,我們現在也不可能去準備後續的電影、電視劇之類的,畢竟片方和宣傳方現在也不知道未來幾個月的情況如何,我們在前期也無法介入太多,這種情況有可能得持續到5月。

新的項目沒辦法展開,已經做完的項目回款問題也比較大,比如原定於大年初一上映的電影,前期發布會的活動都已經做完了,但是因為電影沒有上映,票房沒有進賬,所以現在可能回款也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

再加上那些固定的人力成本、房租等硬性支出,只能說是到拚財力的時候了,咬著牙硬挺吧,畢竟這也是天災人禍,沒辦法的事情。

目前1月工資照常發放,2月可能先採取線上辦公的形式,後續情況目前來講就是等待,前兩天不是說北京未恢復辦公的可以隻發生活費之類的麽,但是我覺得這個員工也不能忍吧,畢竟不是我主動願意在家停工的。

整個媒體傳播行業都處在一個轉型的階段,原本就是影視寒冬,我們整個線下活動這塊已經在縮水了,而且線下活動本身也不是無可替代的,也許未來就是線上活動越來越多,線下活動相應也就少了,一次疫情逼迫我們要更早思考轉型。

(文中王宇涵、潘達為化名)

線上復工7天:焦慮、推遲、失業籠罩電視圈

深挖娛樂圈的幕後故事

更多精彩請關註:娛理微信公眾號